在這突如其來的靈氣洗禮下,吳雲開始覺得無比舒爽,過了一會,他只覺得劇痛無比。

那洶湧澎湃的靈氣竟是在擴張他的經脈。

吳雲雖是不解,卻也知道一旦經脈擴張成功,這絕非壞事。

緊咬雙唇,全力忍受。

這過程雖然痛苦,但結果卻也令人驚喜。

經歷過這一番痛苦之後,吳雲驚訝的發現,他的經脈竟是擴張成功了,從原本的筷子大小直接擴張到了拇指大小。

幾乎一倍有余。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吳雲疑惑的語氣中帶著驚喜。

他十分清楚,經脈越寬闊,便代表修煉速度越快,如河流一樣,越是寬闊的經脈能夠同時輸送的靈氣也越多。

不僅僅只是修煉速度,在對戰時,經脈越寬,所能輸出的靈氣越多攻擊力也會越大。

所以,這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事。

片刻之後,那些在他經脈中橫衝直撞的靈氣開始朝著他的肉身溢散而去。

吳雲發現,這些靈氣竟是在增強他的肉身強度。

僅僅只是幾分鐘時間,伴隨著骨骼的一陣哢嚓作響,他能夠感覺得到,他的肉身比以往至少強大了數倍有余。

“這都是那金色圓珠的功勞嗎?”

吳雲疑惑自問,就在此時,他的腦海中忽的再次嗡嗡作響,下一刻,一段段信息被強行灌入腦海中。

吳雲只覺得腦子如同要炸裂了一般,這種痛苦,比剛剛擴張經脈,增強肉身還要痛苦數倍。

終於,吳雲再也無法強撐,眼前一黑再次昏死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涼風刮過,吳雲覺得身子有些涼意。

一陣哆嗦,睜開雙眼,那陌生世界早已消失,眼前依然是那熟悉的景色。

吳家後山,觀景亭。

四下看了看,並未發現什麼不同。

“莫非剛剛只是我做的一場夢?唉,這一年來我的身體越來越差,都開始白日做夢了嗎?”

吳雲笑著搖了搖頭,忽又覺得不對,他感覺身體壯碩,腿腳強健有力,舉手投足,似有百斤力氣,絕不是之前那手無縛雞之力的感覺。

“不對,我的身體好像變強了。”

想到此處,吳雲趕緊盤膝坐下,竟是發現,與之前所見的一樣。

丹田處竟當真有一枚雞蛋大小的金色圓珠,而這枚圓珠也已經完全與他通向丹田的那幾根經脈融合,如同丹田一樣。

吳雲試探著發力,竟是當真發現自己竟能調動那金色圓珠中的靈氣。

一拳揮出,前方一塊幾百斤的巨石直接被推翻。

“啊,我,我真的,這,真的是我的新丹田?”

吳雲已是有些語無倫次,這對於他而言太過不可思議了。

出拳便有幾百斤的力量,這已是一名修煉者達到武道一重天的證明。

他試探著用自己的潛意識想進入這枚金色圓珠中,但他的意識剛一進入,便立刻被駁了回來,根本無法探尋金色圓珠中的世界。

但吳雲能夠肯定,這枚金色圓珠絕對不同尋常,雖然它可以如丹田一樣儲存靈氣,但它絕對不是一個丹田,而且,經過剛剛那簡單的接觸,他能夠感覺到,這金色圓珠內恐怕還隱藏著一個無法令人理解,浩瀚無比的世界。

想到這裡,吳雲瞪大了雙眼,想起之前自己昏迷後去到的那一片烏蒙世界中那一望無際的靈氣海世界。

“莫非,那一片靈氣海洋就隱藏在這金色圓珠中?”

雖然知道自己體內隱藏著那麼一個巨大的寶藏,可吳雲卻也無可奈何,因為他根本無法觸碰到那金色圓珠中的世界。

但無論如何,他還是興奮的,因為他又有了一個新的丹田,他又可以開始重新修煉了。

吳雲以為一切到此為止,就在此刻,他的腦海中忽的響起一個蒼老而威嚴的聲音。

“老朽縱橫一生,縱橫太古,所向披靡,但人終究逃不過天地法則,如今大限已到,留下這太上武神訣,只待有緣人。”

伴隨著這一道聲音,吳雲只感覺腦子裡面一瞬間仿佛被灌入了無數陌生信息,腦袋仿佛要被這些信息炸裂了一般。

許久之後,終於平靜下來。

吳雲開始整理這些信息,驚訝的發現,這竟是一本修煉功法。

“太上武神訣?莫非剛剛我聽到的那個蒼老聲音的主人,就是創造它的主人?上古武神?”

想到這裡,吳雲開始試著去深究這本神秘功法。

僅僅只是開篇簡介,便已是徹底讓吳雲嘆服。

“太上神武,以武入道,修本體,渡己身,以武行天,逆天而行……”

仔細閱讀了一便後,吳雲感覺自己受益匪淺,這太上武神訣的修煉方式與格局,已完全超脫了吳雲的認知範圍。

其精妙與玄奧程度,遠非家族功法武元訣所能比擬。

而這太上武神訣的修煉境界倒是與其他功法的境界沒有出入。

從武道十重境後,依次是化海境,靈武境,真武境,地武境,天武境,天尊境,化神境……等等。

化海境後,每一個境界都分為九重天。

試探著運轉了一遍太上武神決功法,頓時,只覺得天地靈氣仿佛瘋狂似的朝著他的身體狂湧而來。

比曾經巔峰時候的他吸收靈氣的速度還要快上數倍不止。

而他吸收進來的這些靈氣,在經脈中運轉了幾個周天後,沉澱在那金色圓珠開辟出來的一個細小空間中,起到丹田作用。

吳雲欣喜,繼續修煉,這一坐便是足足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後,吳雲吐出一口濁氣,睜開雙眼,感受著經脈與金色圓珠中的靈氣循環流轉,只覺身心舒暢,受益匪淺。

“太好了,我居然直接達到了二重天。”

短短兩個時辰,從一重天達到二重天,這恐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速度了。

尋常人若想從一重天到二重天,至少也得兩個月以上,就算曾經巔峰時候的天才吳雲,也足足花了一個半月才做到。

可如今的他,卻只用了不到兩個時辰。

足以可見如今經脈擴張之後的吳雲何等逆天,當然這其中自然不會缺少太上武神訣這本逆天功法的輔助。

“咦?不對。”

細想之下,吳雲覺得有些不對勁,他明明能夠清晰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停留在二重天境界。

可他卻能夠更加清楚的感覺到,體內靈氣雄厚程度已是遠遠超脫了二重天範疇。

“莫非是經脈擴張的緣故,導致我突破所需的靈氣量變大?還是因為金色圓珠的緣故?”

轟!

一拳轟出,前方那一塊之前被推倒的百斤巨石直接被轟成粉碎。

吳雲大喜過望,果真如他所料一樣。

靈氣碎石,最少都要達到三重天修為,甚至有些人需要四重天修為才能將巨石擊碎。

“二重天修為,我卻能夠達到三重天的攻擊能力,莫非我……”

想到這裡,吳雲一陣激動。

“哈哈,真好,如果雪燕知道了,她一定十分開心。”

一想到明天見到肖雪燕,告訴他這個消息,吳雲便無比的興奮。

他准備先將這件事瞞著,誰都不說,等到肖雪燕回來再說出來,給她一個驚喜。

一夜時間匆匆過去,懷著激動與興奮的心情,期待著肖雪燕歸來。

第二日一早,天一亮吳雲便朝著肖家跑去。

馬上就要見到一年未見的摯愛,吳雲的心情無比激動與緊張。

快到肖家,前方圍著幾個肖家下人在一起,吳雲准備上去打個招呼,順便詢問一下肖雪燕的消息。

可他剛一走近,聽到那幾個下人的議論聲後,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喂,你們聽說沒有,今天一大早,雪燕小姐回來啦,而且他還帶回來一個特大的好消息。”

吳雲身體猛地一頓,心中狂喜,雪燕回來了,我朝思暮想的雪燕終於回來了。

可吳雲的喜悅卻被他們下一句話徹底粉碎。

“聽說了,聽說雪燕小姐和飛雲宗外門天地榜上排行第八李劍風好上了,而且啊,那李劍風興許過一段時間就要來咱們吳家提親呢。”

“飛雲宗外門天地榜?那可是真正的天才才能排上去的啊,聽說天地榜第一人好像已經達到了靈武境九重,想必那李劍風至少也應該達到了靈武境以上,如果真的攀上了這層關系,那我們肖家可要發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