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灣奇跡

644 熱油入水

83小說網 83novel.com,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阿奇教練,我以為你會不一樣。”

    面對陸一奇客套而死板的官方說辭,現場記者們都直接被噎住,形態各異地表示著自己的強烈不滿,而瓦萊莉雅更是第一個就發出了抗議,毫不留情地吐槽起來。

    陸一奇眼底的笑意緩緩浮現上來,眉尾輕輕一挑,“噢?怎麼個不一樣法呢?我一直都認為自己是一個非常平凡普通之人,至少上次我通過鏡子確認的時候,依舊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和一張嘴巴。”

    撲哧。

    新聞發布廳現場終究沒有忍住,低低的笑聲就這樣控制不住地輕溢出來。

    陸一奇擺明就在扭曲瓦萊莉雅的話語,輕松打趣的口吻和滿臉無奈的表情相得益彰,即使說是單口相聲也沒有問題,現場那熙熙攘攘翻滾的躁動氣氛越發熱烈起來。

    瓦萊莉雅被陸一奇的偷換概念氣得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針鋒相對地吐槽起來,“我以為你的笑話應該更加高級一些。”

    陸一奇輕輕抿了抿嘴角,“看來,這位記者對我的期許著實不少,感謝你對我的厚愛。”

    明顯的反諷瞬間就把所有視線都集中在瓦萊莉雅身上,就好像瓦萊莉雅和陸一奇之間有什麼私情一般,八卦的眼神瞬間鋪天蓋地地將瓦萊莉雅包圍,一雙雙生吞活剝的眼神讓瓦萊莉雅也有些吃不消。

    “那該死的家伙!”

    瓦萊莉雅看著陸一奇得體的笑容,暗暗磨了磨牙:果然面對這家伙必須小心再小心,即使全神貫注也可能隨時遭遇反噬。

    但瓦萊莉雅對此並不陌生,瞬間語塞之後就快速平靜了下來,“我是說,我們都在期待著不一樣的回答。”

    既然陸一奇一直在兜圈子,那麼瓦萊莉雅就開門見山。周圍的騷動剎那間風平浪靜,所有視線又齊刷刷朝著陸一奇投射過去,這位年輕教練再次成為矚目焦點。

    “擊敗芝加哥熊之後,綠灣包裝工距離季後賽又更加靠近了一步,現在綠灣眼前就只剩下最後一個對手底特律雄獅,所有球迷都期待著傾聽你的想法與感受:作為年輕教練在職業聯盟的第一個正式賽季,就能夠取得如此成績,你現在的心情到底如何呢?”

    “我們都在期待著一個正面的有誠意的回答。”

    原本,瓦萊莉雅還可以補充一句,“但你的官方回答卻令人失望”,又或者是類似的句子來施加壓力,但瓦萊莉雅還是及時剎車掐斷了後面的話語,這也恰恰是她的聰明之處——

    看看“紐約郵報”的拉斯-維爾就知道了,挑釁陸一奇的下場,往往就是遭遇反噬;留有余地反而能夠出現更多驚喜,因為陸一奇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殷切期待的視線全部都落在陸一奇的身上,也包括瓦萊莉雅。

    陸一奇能夠看到瓦萊莉雅眼神裡的挑釁,明目張膽地挑開所有遮遮掩掩的面紗,直白坦然地面對核心話題,然後將難題重新拋回給受訪者,這無疑是聰明的,而且還能夠讓記者們立於一個有利位置。

    於是,陸一奇就不得不回應了。

    “所以,你們正在期待著誠實,同時又在期待著真誠,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的話,你們正在期待著我對你們敞開心扉,這是不是太貪心了一些?畢竟,我們只是工作關系,而且是有些疏遠的工作關系。”

    但陸一奇是誰?如此級別的挑釁又怎麼可能難倒他呢?

    陸一奇絲毫沒有慌亂,並沒有正面回答問題,而是不緊不慢地重新展開反擊,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

    調侃,打趣,反諷,應有盡有:

    記者們要求受訪者真誠與坦然,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不過是娛樂至死的噱頭追求而已,一切都只是工作,那麼,受訪者又為什麼必須真誠呢?

    如果僅僅只是到此為止,最多就只能算是狡辯,記者們還有繼續反駁的空間,但陸一奇又怎麼可能只是到此為止呢?

    “你們到底期待著一個什麼不一樣的說法呢?直接說,我們會爭奪超級碗嗎?我記得,賽季正式揭幕之前,我表態說我們會爭取進入季後賽,但你們並不賣帳,並且給我上了一課,所以,現在有什麼發生了變化嗎?”

    呃,這……

    有點尷尬。

    人人都知道,當初陸一奇說綠灣包裝工的目標是季後賽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人當真,甚至不少人都發出了嘲笑;但恍然之間,人人都選擇性地遺忘了這件事,然後激動著陸一奇可能創造歷史的景像。

    現在,這算是當面打臉嗎?

    “但是,綠灣包裝工現在依舊沒有進入季後賽。”現場就有記者心急火燎地展開反擊,拒絕陸一奇的打臉。

    話音才剛落,全場記者就朝著那個家伙投去視線,火辣的眼神表達著強烈不滿:

    你是陸一奇派來的臥底,對吧?居然會提出如此業余又如此愚蠢的問題,這簡直就是正中陸一奇的下懷!

    那名年輕記者還不明所以,但緊接著陸一奇的回答就揭曉了迷底。

    “正是如此。”陸一奇不僅沒有反駁,而且還點點頭表示了肯定,“現在綠灣包裝工依舊沒有進入季後賽,所以,我們需要正視最後一場比賽,我們需要全力以赴地面對底特律雄獅,現在還不是慶祝的時候。”

    兜兜轉轉一圈,又回到了原點,這就等於瓦萊莉雅剛才的針鋒相對全部都做了無用功,而且記者們還間接證實了,陸一奇剛才的“官方客套話”並不是場面話而是實事求是的真心話——瓦萊莉雅要求的真心話。

    於是,現場記者還是被陸一奇打臉了,連續第二次。

    這啪啪作響的耳光聲著實太過響亮,現場兩百多名記者都尷尬地移開了視線,恨不得假裝自己不在現場。

    那名年輕記者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此時他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報社裡的資深老記者們都不願意采訪陸一奇,“那就是一個魔鬼!”

    原本,綠灣包裝工客場零封芝加哥熊,接下來又面對賽季未嘗一勝的底特律雄獅,幾乎所有人都認為綠灣包裝工闖入季後賽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歌功頌德的吹捧已經在醞釀之中了,但現在卻被陸一奇一招太極八卦手化解得無影無蹤。

    就好像一滴滾燙的熱油落入冷水之中一般,悄無聲息地沒有激起任何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