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灣奇跡

643 水泄不通

83小說網 83novel.com,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嗡嗡嗡。

    嗡嗡嗡。

    士兵球場的客隊新聞發布大廳被擁擠得水泄不通,僅僅能夠容納百人的房間此時卻被硬生生塞進了將近兩百人,最後記者們干脆放棄了座位,清一色地選擇站立,只希望能夠在發布廳搶占一個位置。

    相較而言,主隊新聞發布大廳就清冷了許多,即使是主場作戰,芝加哥熊也沒有能夠吸引記者們的注意,伴隨著本場失利,主隊整個賽季的堅持與努力就付諸東流,而且還是以主場遭遇零封的方式。

    滿嘴苦澀,卻說不出話來。

    聚集在客隊新聞發布大廳的記者們都難以壓制自己的激動與雀躍,窸窸窣窣地交換著彼此的意見:

    如果陸一奇真的能夠率領綠灣包裝工殺入季後賽,這又到底創造了多少歷史?

    單純從戰績數據來說,陸一奇的表現確實出色,卻不是歷史獨一份,不需要搜索遙遠的聯盟史冊記錄,僅僅是過去三年,聯盟就已經見證了諸多奇跡誕生。

    2006年,肖恩-佩頓接掌新奧爾良聖徒帥印,這是他職業生涯首次擔任主教練,率隊完成十勝六負的成績,以國聯南區的分區頭名姿態殺入季後賽,最終止步於聯合會決賽。

    2007年,麥克-湯姆林(Mike-Tomlin)成為匹茲堡鋼人主帥,這也是他職業生涯首次擔任球隊主教練,最終賽季戰績十勝六負,勇奪美聯北區頭名殺入季後賽,遺憾止步外卡賽。

    2008年,約翰-哈勃(John-Harbaugh)入主巴爾的摩烏鴉,這同樣是他職業生涯第一支擔任主教練的隊伍,目前賽季還沒有結束,但球隊戰績已經來到十一勝四負,確保季後賽席位,最後一周即將與匹茲堡鋼人角逐美聯北區的分區頭名。

    從肖恩-佩頓到麥克-湯姆林再到本賽季的約翰-哈勃,聯盟永遠不缺少新鮮血液,而這些“後浪”也都正在以精彩的表現推到“前浪”,目前這三位年輕教練的球隊都是聯盟最具競爭力的球隊,能力毋庸置疑。

    暫時撇開肖恩-佩頓和麥克-湯姆林不說,約翰-哈勃和陸一奇一樣,都是本賽季才走馬上任的全新主教練,而哈勃的戰績數據還壓制住了陸一奇一頭,所以,僅僅從成績來說,綠灣包裝工沒有什麼值得炫耀的地方。

    那麼,記者們又到底在激動什麼呢?

    不說年齡,不說種族,也不說綠灣的休賽期動蕩,僅僅說教練履歷,就能夠明白記者們亢奮的原因了。

    肖恩-佩頓,1988年起在大學擔任教練,NCAA九年之後,1997年成為費城老鷹四分衛教練,並且在NFL打滾了又一個九年,這才成為新奧爾良聖徒的主帥。

    麥克-湯姆林,1995年在NCAA起步,2001年進入NFL,六年之後成為匹茲堡鋼人主帥,這已經被無數媒體認為是飛躍式進步。

    約翰-哈勃,1984年就在NCAA找到了工作,1998年加盟費城老鷹,擔任特勤組協調員——他與肖恩-佩頓還共事過一年,十年後,他才完成三級跳,擔任巴爾的摩烏鴉的主教練。

    即使不說年齡,單單從履歷表就能夠看出三名教練的豐富資歷,最年輕、最資淺的湯姆林也在職業聯盟打滾了六年,這才贏得了執掌球隊教鞭的機會,自然而然地,他們在自己擔任主教練的第一個賽季就能夠帶出成績,這也就有跡可循了。

    然而——

    陸一奇轉職成為教練的總年限也才不過五年,而且,這才是他進入NFL的第一個賽季,居然就能夠創造如此成績,這就顯得匪夷所思了!

    再加上其他種種的主觀和客觀因素,記者們的激動也就情有可原了:

    正如記者們討論的話題所說,如果陸一奇真的能夠率隊進入季後賽,那就絕對是橄欖球聯盟百年歷史上的獨一份,他們確確實實正在見證奇跡的誕生!

    怎麼能夠冷靜得下來呢?

    哢嚓哢嚓哢嚓。

    哢嚓哢嚓哢嚓。

    僅僅從快門聲響就能夠判斷到,陸一奇登場了。

    陸一奇僅僅只是露一個面,全場閃光燈就浩浩蕩蕩地傾瀉下來,劈頭蓋臉地熱浪讓腳步都稍稍不穩,整個新聞發布廳都被渲染成為了銀色,視線剎那間遁入黑暗,然後就只能在黑暗之中摸索著前行。

    如此熱浪,已經堪比陸一奇在綠灣包裝工的首次登場亮相了;而經歷了整個賽季,陸一奇也依舊沒有能夠完全適應這股閃光燈熱潮,每次都覺得自己可能就要瞎了,也許下次他應該帶著墨鏡出席新聞發布會。

    哢嚓哢嚓。

    閃光燈足足持續了將近三分鐘,這才漸漸平復下來,不過,熙熙攘攘的記者群依舊沒有辦法安定下來,窸窸窣窣的躁動始終在空氣裡湧動。

    “我還以為夏天又回來了呢。”陸一奇微笑地打趣了一句,皮膚表面的滾燙與炙熱都正在制造這種錯覺。

    現場記者也格外買賬地輕笑了起來,隨後的提問環節,難得一見地,記者沒有挑釁陸一奇,而是提出了萬眾矚目的話題,字裡行間就能夠感受到那無法壓抑的雀躍和亢奮,整個新聞發布廳似乎真正進入了盛夏模式,而且是人群密集的海灘模式——

    正在曬日光浴和下餃子的人群足以引爆密集恐懼症,哪怕沒有密集恐懼症,雞皮疙瘩也忍不住往外冒。

    “阿奇教練,現在綠灣距離季後賽還有最後一步,請問你現在的心情如何?”

    陸一奇絲毫不意外,因為如果他是記者,他也會這樣問,但他現在是教練,所以回答方式自然有所不同,“正如你所說,我們還有最後一步。”

    “……”現場一片沉默,雖然沒有翻白眼,但沉默就是最好的回應了。

    果然,陸一奇接下來就要開始說場面話了。

    “我十分高興我們能夠贏下這場艱苦的比賽,距離賽季目標更加靠近一步,但同時,我也明白依舊還有一場比賽等待完成。底特律雄獅依舊是一個需要重視的對手,在比賽結束哨聲響起之前,一切都有可能,而我們也將竭盡全力爭取勝利。”

    冠冕堂皇的場面客套話就這樣說了出來,無聊透頂、乏味至極,令人昏昏欲睡,根本不需要聽就能夠默寫出來了,記者們專程趕來客隊新聞發布廳,可不是為了聽這些官方場面話的。

    “阿奇教練,我以為你會不一樣。”人群之中有人發出了抗議。

    是瓦萊莉雅。